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正文

江苏靖江“毒地”举报者:曾被警告不要管闲事(图)

时间:2015-10-12 09:52:04    来源: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举报人周建刚

▲挖掘地下土样时留下的井眼

  养猪场地下存有害物质引发关注

  靖江“毒地”举报者:曾被人警告不要管闲事

  直到昨天,云南商人周建刚的电话仍是关机状态,打过去被呼转到“来电提醒”,记者通过中间人才联系上他。

  9月底,周建刚在网上公开举报江苏省靖江市一养猪场填埋了上万吨化工危险废弃物。10月3日,北京青年报刊发报道,当天靖江市政府发通报回应此事。

  通报称,经过环保部南京环科所土壤污染防治研究中心对养殖场内及周边区域112口土壤采样点的调查和勘查分析(钻井深度均为10至13米),初步检测养殖场内(占地15.34亩)土壤发现有害物质,场外南侧5米范围地下3至4米有轻渗,处于可控可治理范围;场区周围农田未受到污染。现场调查采样分析工作还在进行中。

  污染事件公开后,周建刚一度“消失”,过起东躲西藏的生活,就连靖江警方也找不到他。9月27日中秋夜,周建刚在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接受北青报记者独家采访,讲述了举报事件始末。其透露,举报前曾有人出2300万元高价试图从他手上买下养猪场。

  10月5日,靖江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靖江公安称,针对周建刚网络实名举报靖江市华顺生猪养殖场(原马桥镇侯河石油化工厂)地下涉嫌非法填埋化工废弃物事件,靖江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公安、检察等司法机关成立的联合调查组第一时间全面介入调查,目前已对相关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案件的侦办工作正依法依规加快进行,相关证据正在加紧固定。靖江公安官方微博称,对周建刚表示感谢,希望其主动联系警方配合调查。

  9月底,周建刚在网上公开举报江苏省靖江市一养猪场填埋了上万吨化工危险废弃物。日前,举报人周建刚在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接受北京青报记者独家采访,讲述了举报事件始末。

  环评专家说危害太大

  要赶紧举报

  北青报:为什么想到去举报?

  周建刚:今年年初,我拿下靖江的这个养猪场地块。改造过程中,我20多年前得的牛皮癣病复发了。看病时医生提醒,发病原因可能是接触了化工环境。后来我回到养猪场,了解到它的前身是石油化工厂,处置过很多农药厂的废渣废液。在地下挖出黑渣后,我拿去化验,检出30多种有机物,含苯的特别多。我把检测报告发给云南的一个环评专家,请他看有没有毒。他看了后说:怎么没有毒,个个都是要命的东西?他分析是化工危废,问有多少数量。我说可能有上万吨。他说危害太大了,如果真有上万吨,要赶紧向国家环保部举报。

  北青报:怎么确定有上万吨?

  周建刚:那个环评专家问我废渣在哪儿。我实话说了养猪场位置,他说不能养猪,养猪会把人害死掉。让我再一步观察下废渣数量。后来在养猪场办公室里,我没事就翻资料。办公室是原来的老板唐满华用过的。我看到有长青股份和扬农化工的转运物品联单、合同和票据,还涉及其他几家企业。我还找原来厂里的会计、工人和运过货的司机进行核实。经过统计,发现原来的石化厂至少处置了1.4万吨的化工废渣废液。

  北青报:你有联系这些农药类公司进行核实吗?

  周建刚:我私下托人找过扬农化工的一个负责人,带了两张转移物品联单给他看。我说我买了一个厂,倒霉死了,下面全部都是这个,没法打地基,工程量太大。那个人站起来说,兄弟你别开玩笑,这个东西在地底下?我说是啊,工人说全埋在地下,我算了一下,至少有两三千吨是扬农化工的。他看了我半天,说你别吓我,这个化工危废埋地底下,要判重刑的。这么一说把我也吓到了。他说你不要到处乱讲,最好正式找我们公司,叫公司出面去处理。他说土壤修复的费用不得了,估计要多少个亿。

  北青报:你当时什么反应?

  周建刚:当时把我搞懵了。他这么一说,回去以后我就想。为什么这个东西会埋地下,为什么土壤修复要好几亿元?是不是当初有人昧良心,想省处置费用才往地下埋。因为埋又不需要出钱。

  有人出十倍高价

  想买下养猪场地块

  北青报:你有通过正式渠道找过这几家公司吗?

  周建刚:我在网上找到长青股份董事长办公室电话,打过去告诉他们:在我们厂房下发现化工废料,检测出来有毒,你们最好派人来看。第二天早上我还没到厂里,厂里的老员工老商打电话给我,有人传话过来说,不要多管闲事。后来几天,三番五次有人来电,反正就是警告不许翻地下的东西上来。我又在当初的转移物品联单上找到扬农化工签字负责人的电话,打了后又有电话转告,让我别管。事实上,打这两家公司电话,我都没说地点,用的也不是自己电话。但他们直接就找了过来。

  北青报:有没有想过把养猪场转手卖掉?

  周建刚:打完这两个电话,我就离开江苏回云南了。在我走之前有个插曲。养猪场来了一个人,要买这个厂。我问干什么。他说想建个砖厂,这里靠着河,航运方便,轮船可以泊。七讲八讲叫我转手,最后他出到2300万元。把我搞懵了,买这个厂我花了230万。加上七七八八费用,总共花了不到300万元。当他出到2300万时,我就觉得这里有猫腻,会不会是我调查过程中,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三番五次谈,我最后没有答应,最后他说到底要多少。我说不考虑卖了。我叫他留电话,他也不留,后来他再没找过我。

  北青报:你很纠结?

  周建刚:我也做了很多思想斗争。回云南后,我一直纠结。有人出这么多钱买,这里明摆着肯定有污染,而且相当严重。按我这么多年做生意的经验,要去举报,肯定是捅了天大的篓子。可能有人因为我的举报会被判刑。

  如果我不讲

  这就成了一辈子的秘密啰?

  北青报:你也想过不举报?

  周建刚:说句心里话,原来我是不敢举报的。我家是泰兴的,离靖江很近。从我小时候起,村庄附近就有化工厂。可能这也是我小时候体质受不了环境刺激得皮肤病的原因。发现养猪场的问题后,我坐下来一算,我的外婆、外公、四婶、大伯父、二伯父、三奶奶、二奶奶、二奶奶大儿子等,还有我的一个小学老师,都是得各种癌症去世的,越想越复杂。这样一对比,我就觉得养猪场地下的东西会不会真的害人不浅,而且它离河很近,这条河流向长江。那段时间我寝食难安,整夜失眠。一边调查,一边纠结,很痛苦。

  北青报:家人怎么看这个事?

  周建刚:我跟家里人商量,家里人叫我不要管这个事。期间我有个同学去我厂里看,说我买到便宜货了,想让我把地卖给他。正常情况下,如果我装不知道卖给他,也可以赚不少钱。别人也劝我,如果污染危害不大的话,卖了算了。可是有毒有害卖给别人,不是害人吗?既然我发现有毒,如果不公开,养猪场就成了坑人的祸害了。如果我不讲,这就成了一辈子的秘密啰?最后,在环保专家和一些朋友的支持下,我决定实名举报。

  北青报:举报过程是怎么样的?

  周建刚:那段时间我晚上睡不着,经常做噩梦,梦见我外公外婆骨瘦如柴的样子,他们都是得食道癌去世的。反正每天噩梦,心里特别纠结焦灼。到最后,在6月底时我定了目标:这个事情就算是身家性命搭上,我也要掀开这个盖子。7月10日,我正式向靖江市环保局实名举报。后来靖江市环保局监测大队的应队长联系了我,他两次带人去了厂里取样。

  公开举报是等不及了

  希望尽快处理污染源

  北青报:举报之后有更轻松吗?

  周建刚:这两三个月我真的睡不着觉,每天晚上做噩梦,梦到河道里,一泡上来一个油花。想想现场,我根本睡不着,在任何地方我都愉快不起来。我觉得这个东西有污染,对周边造成伤害,所以我很急,先后七八次打电话催靖江环保局,催应队长,问情况怎样。一直到9月14日,应队长回话说:土里检测出有毒的有机物,你举报的环境污染事情涉嫌环境刑事犯罪,案子移交给靖江市公安局了。公安侦查时会跟你沟通,你配合他们就行。接到电话后我心里特别痛苦,我很不希望这些成为现实。虽然他证实我的举报是属实的,但是对我来讲,我反而不开心了。

  北青报:举报之后调查进展如何?

  周建刚:应队长让我等公安部门通知。我以为会很快联系我。第二天警察去厂里看了现场,后来没动静。我打电话给应队长,问这事是不是应该采取措施,既然确认有毒,有没有向政府汇报,是不是应该启动应急预案,对周边老百姓发出提醒或警告。我没有权力这样做,但我作为举报人,根据我咨询律师了解的情况,知道这件事很严重。等到9月20日左右,我给国家环保部的举报热线打了电话,工作人员做了登记,说要把案子转到江苏省环保厅,省厅会联系我。

  北青报:既然举报给环保部门了,为什么后来又在网上公开举报呢?

  周建刚:当时我在北京。我的心情可以用心急如焚、寝食难安来形容。我担心各种流程走完前,污染还在继续,所以我就等不及了。9月22日晚上,我在新浪微博上写文章公开举报,上面还公布了我的电话。我的文章被靖江论坛转发后,影响很大,很多靖江人打电话来关心这个事。

  北青报:你知道举报会面临风险?

  周建刚:文章发出来,一天就超过25万的点击量,超乎我想象。我担心每一天污染都在伤害人的生命,所以心急如焚。我发微博就是希望引起重视,尽快处理污染源。实名举报的那天,我就知道它的风险,可能要付出沉重代价。这半年,我的手机里存了很多短信,交待家人和员工的各种事,甚至做好了死的准备。

  看到靖江警方向我表示感谢

  心里踏实了许多

  北青报:9月25日,靖江论坛接到删帖通知。靖江市公安局出具的《删除网络违法信息通知书》认为,你的文章“靖江地下居然埋了数万吨化工废弃物”存在夸大事实情节,极易造成恐慌,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属于网络违法信息,你怎么看?

  周建刚:不服。

  北青报:警方有联系你了解情况吗?

  周建刚:有。但不是刑警大队。9月25日,靖江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的一个警察打电话问我在哪儿。我说在云南。他叫我去靖江公安局配合调查。我说找我,如果我作为举报人,要做笔录可以,因为案子重大,考虑到人身安全,我申请在凤庆县公安局做笔录。我问环境污染是刑案,怎么归你管。他说是治安刑事案件,当时我感觉他们不是在调查污染,而是在调查我发微博造成恐慌了。我心里很毛,我觉得不是把我当成正义的举报人,而是当犯罪分子对待。所以我彻底关机了,也不敢在临沧呆。在见你之前,我在四川躲了两天。

  北青报:你举报的是埋了“数万吨”化工废弃物?

  周建刚:我想阐明一点。警方说我夸大事实,是没有“数万吨”吗?那1万吨来讲,危害有多大。至少目前来讲,我有直接证据,将近1.4万吨化工废渣在地下埋了十多年,我找专家咨询过,每一年会扩大污染1.3倍。我说的数万吨是有科学依据的,不是乱说的。我认为我的证据很充分,经过了深思熟虑。我手里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证据,已经备份转移,不到关键时刻不会拿出来。

  北青报:你怎么看当地政府对这次污染事件的应对?

  周建刚:我有一手证据,但是我发微博之前,两个多月时间里,公安部门没联系我取证。厂里拉了警戒线,但是拉了就能治理污染、不让污染扩散吗?所以我很气愤,不能忍了。这个事晚一天公开,就多一天伤害,老百姓有知情权,我有这个义务让大家知道。我要提醒那边的人,不要吃井水,不要用井水做饭,附近的庄稼也可能被污染了。在我的概念里面,我不想这样拖拖沓沓。

  北青报:你还有什么诉求?

  周建刚:有谁不拿自己几百万的资产当回事?如果国家高度重视,及时治理污染,还老百姓一个健康安宁的环境的话,我愿意先不收任何补偿,先拆掉厂子,把地面扒开,所有真相就大白了。如果下面确有污染,当初污染的制造者,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北青报:“我们”指的是谁?“说法”应该怎么给?

  周建刚:“我们”指的是我、还有附近的老百姓。“说法”是老百姓的伤害谁来承担?到底污染有多大?已经污染到什么地方?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把危害降到最低?这些都是我关心的东西,也是迫不得已发微博的初衷。

  北青报:举报的时候你很积极,但是靖江警方现在也想联系你了解情况,却找不到你。

  周建刚:从积极举报到消极配合确有难言之隐。周建刚也是人,是人就有缺陷的一面,请大家原谅。网上也有很多买了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股票的股民骂我,我在微博上也讲了,会公开更多铁证。据我了解的情况,之前靖江警方联系我,是认为我发帖引发恐慌要追究责任。后来我也看到,他们态度改变了。10月5日,靖江公安发微博向我表示感谢。看到后我心里踏实了许多。我会联系江苏省公安厅和环保部门调查组,提交相关证据,但前提是在第三方见证下。

  本版文/本报记者 李显峰

  供图/周先生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